<var id="zx357"><span id="zx357"></span></var>
<var id="zx357"></var>
<thead id="zx357"><ruby id="zx357"><address id="zx357"></address></ruby></thead>
<cite id="zx357"></cite>
<var id="zx357"></var> <var id="zx357"><video id="zx357"></video></var>
<menuitem id="zx357"><video id="zx357"><menuitem id="zx357"></menuitem></video></menuitem><cite id="zx357"><video id="zx357"><thead id="zx357"></thead></video></cite>
<cite id="zx357"></cite>
<var id="zx357"><strike id="zx357"></strike></var><cite id="zx357"></cite>
<cite id="zx357"><video id="zx357"></video></cite>


发新话题
打印【有1个人次参与评价】

转: 博士回忆录:我和导师的故事

转: 博士回忆录:我和导师的故事

跟导师的第一面就是不顺利的。他不了解亚洲以及亚洲文化,也没有带过亚洲的学生。所以他假定我的英语很好,可以轻松的融入那个社会;他甚至假定我有环境科学的背景,了解相关知识。因此,在交谈中当他发现我听不懂他的方言英语并且对环境知识一无所知时,很不开?#27169;?#24182;认定我是个不爱学习的坏学生。但事实是,我只是一个从未去过西方的经济学学生,我怀疑我在他的工作任务?#24418;?#19981;足道,以至于他不愿意改变自己原有的工作逻辑去面对我。

孔子在两千多年前提出的“因材施教”的方法,他怕是半分都没有领会。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求我去旁听硕士的环境课程。我英语不好,他们的南欧英语让我感觉非常?#32431;啵?#35838;程时间紧张,身体得不到休息,经常上?#38382;?#25171;哈欠,头脑一团浆糊;上课多是讨论,我不知道怎么参与;更重要的是,我没有任何环境专业的知识,像听天书一样。但是他不会理解你的难处,也从没有询问过或者专门找你聊天;如果你学不好,那就是坏学生。

还有一次,他在发课程考卷,临到我时,看到分数只有60多分,很生气的扔在地上,转身就走。周围同学很惊讶,教室一下子寂静起来。但是我没有办法,只能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默默地把试卷捡起来。那时我感受到的不只是羞辱,还有歧视。我还清楚记得旁边一个本地同学惊讶和怜悯的目光。我心里很感激她,哪怕只是一个目光。

有次我做了几个图并附有文字解释发给他提建议,结果他不好好提建议,抓住一个remarkable(我想说“曲线明显的增长了”)的单词使劲的批我:这个词能用在这里吗?你告诉哪里明显增长了?语气十分激进。全篇没有建议,只有批?#26657;?#36825;样的态度,我哪还敢把写的东西发给他?才发现,“穿小鞋”不是中国人的?#26469;矗?#21482;要你得罪了他,干什么都是错的。他都可以挑刺,然后抓住那一点使劲批你,让你连话都不敢说,厚黑的功夫一点不比国内差。

还有一门课程实在听不懂,就逃课了,老师给他打小报告,他知道后极为愤怒,之前所有的不满都通过这个机会宣泄?#39034;?#26469;:给我连发几封邮件,几乎每一句都有问号和感叹号,看着让人心惊肉跳。一封骂完意犹未尽又接?#24597;睿?#25226;所有的愤怒和不满都骂?#39034;?#26469;,看得我胆战心惊。

我只是人生地不熟的一个外国学生而已,他掌握我的生杀大权,一句话就可以把我?#29486;?#28982;后我就要打道回府还要赔钱,而他有十个博士生少一个对他没有任何伤害。所以在我与他的博弈?#26657;?#25105;没有任何优势,只能委曲求全。那种寄人篱下?#20174;?#26080;法摆脱的滋味让人?#32431;?#33267;极,现在回想起来还唏嘘不已。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可奈何怕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体会和理解的。

那天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他,也不敢回复,怕哪句话惹到他又会把我狗血淋头的重新骂一次。我很难过,那是一种死寂和生无可恋的难过,我看不到任何希望。他像一个电源一样,接触就会被伤害,不接触他会抱怨你不懂得?#29486;?#19981;努力。

但是很庆幸有个中国博士去陪了我,坐在学校的草地上一直说着宽慰我的话,让我的心重新明亮起来。如果没有那次宽慰,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因为面对面交谈经常挨批,所以我只敢发邮件致歉,告诉他我听不懂,自己?#35789;?#21487;能更有效率。结果他针锋相对的说,既然你觉得不用上课都可以学会,那你去参加考试吧;联系课程老师说自己是主动要参加考试,考完了试卷拿给我批。

就这样,我成了旁听生里唯一一个要去考试的人。期末时,考了9点几分,班级前?#23567;?#20182;在办公室跟我说我考的很好,他的表情告诉我这出乎他的意料。只有我不觉得惊讶,因为我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学期结束后的一天,我跟同一个导师的博士聊天,他告诉我他已经和导师确定了未来研究的主题和具体计划,那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遗忘了,每天帮他傻乎乎的找一些数据做一些计算,然后就是旁听跟自?#21644;?#20840;不相关的课程,我甚至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研究,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几天后我?#19968;?#20250;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他突然愣住了好几秒——原来他压根就没想过我的培养计划,我不过是给他和他的项目打杂的免费劳力。那一刻我深刻地意识到,我只能自救,否则这里会毁了我,以及我的前?#23613;?#33509;干年后,我在人大经济论坛?#21152;?#20102;一个帖子,是一个被边缘化的德国博士半夜发的无奈呼喊,他只?#35805;才?#20570;一些跑数据的无技术含量的工作,毕业时把他的名字加在作者目录的后面,导师签字也就可以毕业了;虽有德国博士的名号,但是含金量却还不如国内。他想上进,但?#27425;?#33021;为力。我很能理解他,我曾经也是如此。

当地的生活与?#26639;?#32477;,因为南欧人教育水平低不会英语,我们留学生也不会当地语言,所以基本算是瞎子和聋?#21360;?#20877;加上长期巨大的学习压力,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精神也接近崩溃的边缘,开始变得郁郁寡欢,?#32842;?#19981;言:不跟人说话,不去办公室,不参加任何活动和聚餐,周围同事经常拿着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路上碰到?#19981;嵩对?#36530;开。那是我人生最?#32431;?#30340;一?#38382;?#38388;,这相当一部分是他造成的。记忆尤深的是,有次邀请隔壁系的中国朋友来所里厨房吃午饭,正好他跟另外一个老师过来吃饭,我就笑着跟他打招呼,他却斜眼都不看我一下,冷笑着回应了两句从我身边走过,然后在隔壁桌子吃饭,一直用当地语言跟另一个老师交谈。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知道那个老师用非常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猜,他在向那个老师尽数我的“劣迹”吧。就这样,一对师生连最起码的见面交流都无法进?#26657;?#20182;已?#29615;?#24323;了我,在笑看我的“覆灭?#34180;?br />
曾经一直百思不解一个问题,为什么他没有经过仔细面试审核就愿意接收我,后来在慢慢的了解中才发现,他的研究主题,是一个非常偏激以至于遭?#39034;?#31505;的主题,国内更是没有市场。那一思想来自于地中海沿岸国家劳工的街头运动,他们通过街头抗议表达对自己底层身份的不满,偏右翼激进派,骨子里就是偏激的。我曾在年度测评提及这一主题,结果一个老师乐了好久,他觉得这很可笑;另外一种?#20174;Γ?#23601;是瑞典老师听到我研?#31354;?#20010;主题的时候,惊讶的说 “it is stupid for me!”;我无奈的跟他说我导师研?#31354;?#20010;,我也没办法。他默默地点点头,我感受到了一种理解的尊重。所以,稍微理解这个理论的经济学硕士生都不会去申请,只有我这个不了解内情的傻瓜才会去申请。

另外,他想要用实证去支撑他的理论,否则没有说服力。所以他想要找一个会计量的经济类学生帮他,于是我“?#20197;?#30340;”被他发现了。但是他却不知道,中国的经济学教育与欧美不同,很多只学理论不学计量,所以当他有一次跟我meeting时问我这个模型什么意思然后我说不知道之后,他才明白我没法帮他,如意算盘打空了,收了一个没用的累赘,他当时惊讶和泄气的表情让我记忆犹新。从那之后他就开始敷衍我,没多久就不联系了,这一断联情况?#20013;?#20102;博一的冬季学期,接近半年的时间。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明白,这是冷暴力,他想赶我走但找不到合理的理由,于是故意不理我,让我知难而退自己离开。

而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那?#38382;?#38388;,经过?#32431;?#30340;思考,我意识到如果我不学计量将无法毕业,我不想被?#29486;?#28784;溜溜的离开,我也要让他看得起我,我要证明给他看。于是我闷在屋子里几个月的时间,除?#39034;?#21435;买菜,我几乎都在电脑前学模型。这很?#32431;啵?#23545;于没有数理基础的学生而言,有人教尚且不易,没人指导更加艰难。于是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我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买了一本中文STATA教程一页页的看,一点点的学,没有具体内容的地方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尝试,错了再试,一点点的往前?#24179;?#21313;分的艰难。有些问题书中没说,也实在没法解决,就上经济论坛咨询。可能是有过切身体会的缘故,一般提问题都会有人解答;有时心中很着急一天发几个帖子,有坛友感受到了我言语中的不安和?#24597;遙?#23601;会好心回复我,像在帮助一个不知所措的孩?#21360;?#25152;以我对论坛很有感情,可以说没有论坛的帮助,我不可能发表之后的英文SCI,也不可能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所以第一篇SCI出来之后我专门发了一个奖励回帖的帖子,去帮助那些像我一样急需帮助的人。我很感恩这个论?#24120;?#22905;陪伴我走过了人生最?#32431;?#38590;熬的时光。

在这样的努力下,我终于完成了三篇论文的初稿,主要是计量分析和一些跛脚英文的解释。但我已经很开心了,因为这些文章的创新想法是我自己的,我发现了前?#25628;?#31350;的?#27605;?#21644;没人注意到的近?#25913;?#30340;趋?#31080;?#21270;;模型也是很先进的模型,是我自己努力做出来的,很有成就?#23567;?#25105;天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讨好他,不会被他?#29486;擼?#39034;利的?#29486;?#19979;去。于是我主动要求去见他,没想到等我高兴地?#35766;?#31687;文稿放在他桌前的时候,他轻蔑的冷笑了一声,翻都没翻直接扔在桌子一边,跟我说,这个主题已经研究到头了。然后开始指着鼻子骂我,似乎要把之前的不满都发泄出来。我傻乎乎的听完,再次尝试跟他解释我的文章内容,结果又被他打?#24076;?#32487;续斥责,一直到下一个博士过来。等我离开办公室时,我侧身看见那个博士很奇怪的问他我是谁,他嘲讽的笑着跟他说些什么,我猜,他在笑我是个自以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做出新研究的中国傻?#20064;傘?br />
回到办公室,我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万念俱灰。自己再努力,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无法教育的外国学生。我自学计?#23380;?#20986;来的模型,他也觉得是靠不住的:哪有不上课自学模型可以发表好文章的?他自己四十多岁教授级了一个模?#25237;?#36824;不会做。我至今记得那时欲哭无泪的感觉,没有退路,却也找不到目标,人生被挤压在无奈的现实?#26657;?#26080;所适?#21360;?br />
那天晚上,我像一个没有感情的纸片人一样,不知道怎么走回家的。躺在满是?#20154;?#30340;浴缸里,想着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没人能帮我,不敢告诉家人,周围屈指可数的几个朋友也无力帮忙。但是这样僵持下去最终倒霉的是自?#28023;?#25105;毕不毕得了业对他一点关系都没?#26657;?#20182;现在已经撒手不管乐得在一边看笑话了。最终,我做出一个决定:他让我做他的主题?可以,就当是为了毕业?#22351;?#26159;他的主题太偏激没有市场?没关系,我自己找有价值的主题自己做,大不了多花一倍的时间,没有休假没有娱乐而已。当我做出这个决定时,全然不觉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水完全冰冷,感冒了。但是那个晚上是我博士期间最重要的转折点,我在他的胡乱指挥和各种压力下浑浑噩噩的过了将近一年,现在终于有了清晰地方向,虽然会很累,但我最起码知?#26639;?#24448;哪走了。同时,我学会了和现实做出?#20180;?#32780;不是针锋相对的匹夫之勇,并做好了在之后?#25913;?#20013;与不得已的事情相存共生。但是可笑的是,这个时候在那里读博士已经成了一种拖累,我无法从所里和同事老师那里得到计量方法、研究方法和创新思维,这一切都得靠我自?#28023;?#25105;还不得不去花时间去完成他的主题,否则无法毕业。即便如此,那晚的我?#25925;?#35905;然开朗了。回想那时,惊讶于自己有那样的勇气,并感谢自己拯救了自?#28023;?#21542;则哪有现在?#22411;?#20449;步、风轻?#39057;?#30340;生活和心境。

半年多以后,以我为独立作者的第一篇文章发表了。那时我在维也纳交流,他发邮件祝贺我,然后问我作为导师为什么他不知道?#31354;?#24456;有趣,当年把它甩在一边说没有研究价值的人又是谁呢?我如果告诉他,会不会觉得我是在炫耀?我只能“认错”并告诉他下次我会注意。从那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和善了很多,因为他开?#23478;?#35782;到我是有一些科研实力的,而不是他当初认为的学术混混。又过了一年左右,被他甩开的第二篇文章上线了,发在了一个质量很不错的期刊上,在办公室里他向我祝贺,语气很柔软,全然换了一个人,但是我注意到他低着头,眼睛一直没敢与我对视,因为他记得这是他曾经说过的没有研究必要的那篇文章。又过了半年多,第三篇上线,一位美国老师在推特上说,这篇文章改变了他对这个领域一贯的看法,因为文章部分否定了前人的结论。有趣的是,博士期间发表的三篇文章,全是他曾经否定过的;而他的主题文章,至今都没定稿。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开辟自己的研究,我至今一篇文章也没?#26657;?#36830;毕业的基本要求都达不到 。

毕?#30331;?#19968;年左右的时候,我跟他谈论毕业时间。我说想提前几个月毕业,因为我的各方面成果已经完成甚至超额完成了。他跟我说他的要求比?#32454;擼?#25152;以博士一般都是4-5年毕业;而他最?#21028;?#30340;一个博士四年才毕业。然后他看了看我,言下之意是你不是最?#21028;?#30340;,为什么要提前。我什么都没说,最后曲曲折折、紧?#19979;?#25302;的终于毕业了,?#25925;?#25552;前了几个月,是他所有博士中最早毕业的,并得到了评审委员一致给出的“Excellent”的成绩,?#25925;?#22269;际联合培养。一个海归博士能得到的,我大都得到了,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答辩结束的那天晚上,他出钱请答辩委员和其他老师一起吃饭庆祝我毕业,饭桌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说,以后去中国发展,就要靠你了。全桌的人都很惊讶,一下子安静下来。我说没问题。这不是敷衍,而是实话,我会尽力帮他。没有感激之情,也不存在什么愤懑了,哪怕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次无可奈何和多少个不眠之夜了。因为我已经明白,愤懑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伤害的只是我自?#28023;?#22312;我忍受他的时候,他也在忍受我,只是我承受了更多。晚餐结束离开,已经半?#25925;?#19968;点,一个人走在路上看着熟悉的城?#26657;?#31361;然间意识到:近四年的困兽之?#20998;?#20110;结束,我可以离开隐形的牢笼开始新生活了!回去后整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告诉国内的朋友我毕业了。我发了一个微?#25490;笥讶Γ?#24341;用了苏轼《定风波》里的那句很有哲理我也很?#19981;?#30340;句子:“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34180;?br />
后记

犹豫了好几次终于贴上论坛了,把伤疤揭开给众人看,是因为之前有前辈也回忆了自己艰难的博士历程,给我很大的触动,心有戚戚焉。我希望通过此文告诉大家,能找到一个好导师是一?#20013;以耍?#30896;到一个不合拍的导师是一种锤炼。我一个朋友从博一被他导师用脏字骂到了毕业,他那么憨实的人有次气的差点动了手。受锤炼的远不止我一人,只是我说出来了而已。国外学术界未必多干净,导师素质未必多高,国内博士的研究成果优于海归博士的也大有人在。至今为止,我都?#24895;?#30340;以为我的能力配得上更好的学校,?#19981;?#20570;出更有价值的成果。但是现实无法改变,只能在已有的?#25945;?#19978;尽力做到最好。于我而言,国外读博一个很大的收获是,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知道如何抗压,并能?#24576;?#29087;的去理解和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这些能力的培养,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比论文本身更重要。希望我的经历可以给后人以指导,不要误入歧途,造成终身的遗憾。读博不易,且行且珍惜。

TOP

微信上看到这篇转载,唏嘘不已

TOP

上回有一个转帖,讲的是美国教授开除中国研究生。后来在微信群里看到一些?#32032;?#20449;息,有那位教授的同学写的,也有被开除的学生的同学写的,从那些信息看,情况不是那么回事,那位教授本身很有问题。

TOP

我是土鳖,我们读书那些年里,也有同年级同学被导师坑的,真的好惨,延期两年才毕业。找对导师太重要了,可那时学生都是被动被挑选,撞到无良导师真的是没办法。我运气算不错的,大导师是学部,不管我们,全权由副导指导,我的副博导(我们叫老板)人很好,兢兢业业,待我不薄,当然也是因为我够努力够能干,呵呵。

听老中同事讲他们在米读博的一些事,提到有的导师水平很差,记得好像是做数?#20013;?#21495;处理专业方向的,导师自己都讲不清课。一直觉得像数?#20013;?#21495;处理这类课程,?#25925;?#22269;内老板教的好。

我同学在米弟一排名前50的公立大学做到教授。有次他在?#26223;?#24494;信群里说,别把孩子送来啊,根本不值?#27809;?#37027;么多钱。呵呵

TOP

引用:
原帖由 pp_dream 于 2017-7-31 10:26 发表 我同学在米弟一排名前50的公立大学做到教授。有次他在?#26223;?#24494;信群里说,别把孩子送来啊,根本不值?#27809;?#37027;么多钱
这个是指送来读本科呢?#25925;?#36865;来读博士?

听在澳洲墨村排名很好的大学读本科的同学说,不觉得老师课讲得好,失望。

TOP

回复 5楼不不园 的帖子

我同学说的是本科

TOP

我们学校后面几级里,有个在美国混得很好的哈佛教授,叫庄小威。读了一下介绍她在美国读博和博士后的文章,发现她几个关键期居然跟得都是华人导师。

TOP

这个博士竟然没有得抑郁症,没有出事,很不容易了。有了这番“动心忍?#28020;?#30340;锤炼,什么都会扛过去的。

TOP

作者抗过来了,确实不容?#20303;?br /> 看这篇文章时,我不由得想起了卢刚~

TOP

发新话题
重庆时时彩官网
<var id="zx357"><span id="zx357"></span></var>
<var id="zx357"></var>
<thead id="zx357"><ruby id="zx357"><address id="zx357"></address></ruby></thead>
<cite id="zx357"></cite>
<var id="zx357"></var> <var id="zx357"><video id="zx357"></video></var>
<menuitem id="zx357"><video id="zx357"><menuitem id="zx357"></menuitem></video></menuitem><cite id="zx357"><video id="zx357"><thead id="zx357"></thead></video></cite>
<cite id="zx357"></cite>
<var id="zx357"><strike id="zx357"></strike></var><cite id="zx357"></cite>
<cite id="zx357"><video id="zx357"></video></cite>
<var id="zx357"><span id="zx357"></span></var>
<var id="zx357"></var>
<thead id="zx357"><ruby id="zx357"><address id="zx357"></address></ruby></thead>
<cite id="zx357"></cite>
<var id="zx357"></var> <var id="zx357"><video id="zx357"></video></var>
<menuitem id="zx357"><video id="zx357"><menuitem id="zx357"></menuitem></video></menuitem><cite id="zx357"><video id="zx357"><thead id="zx357"></thead></video></cite>
<cite id="zx357"></cite>
<var id="zx357"><strike id="zx357"></strike></var><cite id="zx357"></cite>
<cite id="zx357"><video id="zx357"></video></cite>
会员登陆49c彩票 捕鱼3 北京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安卓版重庆时时彩软件 真钱21点 浙江二十选五玩法 kk现金棋牌官网 分分彩一开始都赢 2019重庆时时停售 浙江体彩网20选5第33期